—叶辞归—

我们终将在茫茫天地间相会。

【松越】梅雨时

写了挺久的,也改了很多次,还是有些东西没有表达出来。

希望你们能喜欢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暮色染了半边天,街上已是万家灯火。

孙越撑着下巴,隔着旋转餐厅的玻璃俯瞰夜色笼罩下的上海。他说:“让我数数啊,有多久没玩剑三了……”

“五六年了吧。”

“这么快,我都没什么感觉。”孙越很是感慨地抬头看了一眼陈骁。对方没有太大的变化,眉眼倒是更成熟了。

“以前总想着A不掉,真的离开了,好像也没有预料中的那么难捱。”他嘟囔道。

两人乱七八糟地聊了很多。即使离了剑三,他们也从来没有过冷场的尴尬——孙越总是有很多话想跟他说。只是今天他总有些不在状态,回答地心不在焉。

“你怎么突然到上海了?”陈骁问...

【松越】阿越说他打喷嚏是因为落叶想他了

借鉴了我喜欢一位的太太的梗

寤言不寐,愿言则嚏        ——《诗经·邶风·终风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

在阿越连续打了十个喷嚏之后,落叶听松忍不住了:“兄弟,这是有多少人在骂你啊,还不好好反思一下你的问题。”

“放屁,”阿越抽出一张纸,捏住了鼻子:“我这种人见人爱的五好青年怎么会被人骂?只有只有你这种人才会骂我的好吧。是不是你?”

落叶:“我没有啊!”

阿越一拍桌子:“你看!心虚了吧!老实交代,你说我什么坏话了?”

“我真没有!你又不相信我!”

之后整晚的竞技场,...

【松越】余路

情绪低落

入坑时间不久,也没怎么玩剑三,不是高端玩家,很多东西没有办法深刻体会

希望他们能开心地玩下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久前,孙越跟陈骁说:“策藏打不动啊。”

陈骁:“我知道打不动。”

“那你还打。”

“就……铁头磕啊,相信我。”

后来他们拿了冠军,欣喜还没散去,技改一盆冷水泼在脸上。

孙越:“好了,这下铁头锈了,还怎么磕啊?”

***

上了一把体服天策,落叶听松心想自己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骂人。看到同门一个比一个消沉,他反倒觉得自己没有好说的了,于是:“不回答技改相关问题,自己体验。”

上一次技改他还会抱怨,还会捧出一颗真心恳切地提出修改建议,现在这份心似乎都在官方...

【松越】你的一份胖叽外卖

这是我的一个愿望了。
结尾有点仓促,因为时间不太够,就凑合看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喂,落叶。”

“说。”忙着竞技场的陈骁百忙之中腾出一只手按了个免提。

“你现在在干嘛?”孙越压低了声音,听起来神神叨叨的。

“jjc,有话快说,我现在很忙。诶这个莫问!”

“你怎么又在jjc啊!”孙越有点生气,却又很快放软了声音,“那你快点,我跟你说个事。”

陈骁手上不停,嘴里还不忘嘲讽一句:“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麻烦。”

孙越:“cnm。”

约莫过了五分钟,孙越不耐烦了:“怎么还没完?”

“我怎么知道呀,你有话就快点说。”

电话那头的孙越半天没吭声,似乎是在组织语言,终于磨磨蹭蹭地说:“你...

【松越】岁光以赴

我是来奶一口的,想说的话全部都在文里了

希望他们顺利打进线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觉得你的队友落叶听松是个怎么样的人呢?”

“落叶啊……”刚刚还对答如流的孙越突然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了,他习惯性地向右看了一眼,陈骁也和他一样被一堆乱七八糟的主持、采访围着。

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,陈骁突然扭过头来,冲着他笑了笑,露出了点牙齿。

孙越眨眨眼,收回了目光,嘴角不自觉地染了笑意。他说:“是个……很特别的人吧。”

陈骁那边的主持人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眼神交流,顺势追问:“那你觉得阿越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?”

“啊?”陈骁有点惊讶,不知道想起了什么,突然笑了起来,“你这个问题就太突然了,我...

【松越】清衣的悲惨世界(下)

清明吃点甜的吧

05

阿越:“我和落叶真的问题很大吗?”

清衣:“问题大不大你心里没点逼数吗?”

阿越:“你们总是吐槽我们两个,但我觉得这都是很正常的互动啊。”

清衣点开阿越的微博。

阿越君V:迪士尼里的人是真的多!

【一脸娇羞地和米妮合影的落叶.jpg】

回复里。o落叶听松oV:不是,兄弟你怎么把这么丑的图给发出来了??

阿越君V:是吗?我还有偷偷拍了别的丑照,要感受一下吗?

o落叶听松oV:别别别,我要掉粉的。

阿越君V:没关系啊,我小阿越君是你的忠实粉丝,我这么多粉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你的。

清衣:“哦,是挺正常的。”

阿越:“………”

06

阿越:“清衣我必须...

【松越】清衣的悲惨世界(上)

策藏    秀

01

清衣最近很难受。

为什么?

因为孙越和陈骁搬到一起住了。

消息是阿越在快下播的时候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才传出来,直播间瞬间沸腾,平时深藏不露的松越粉们炸成一朵朵烟花。阿越的眼睛已经跟不上弹幕的速度了,他有点无奈地笑道:“你们这么激动干嘛,不就是多了个室友吗。”

“都这样了还说你们不是一对!!!”迷妹们疯狂尖叫。

“不是呀,我们就是很好的兄弟而已。”孙越很认真地回应道。他往椅背上靠了靠,侧过头去看坐在旁边的陈骁,“对吧落叶。”

“对啊。”陈骁凑到阿越的电脑前翻了翻,顺手给他塞了个苹果。

阿越咬着苹果含糊不清道:“你看,他们都不信...

【松越】阿越骗了落叶四次,最后一次落叶相信了

是糖。有借梗。

大家圈地自萌就好。

第一次给松越产粮,紧张。

阿越君和落叶听松之间有四次朋友间的欺骗。

第一次,阿越说:“我要减肥。”

落叶听松:“哦?这样吗?”

阿越:“你信不信?”

落叶听松诚恳地说:“不信。”

一脸冷漠的阿越君吃了三个晚上的苹果。

失去了美食的夜晚充满孤单寂寞冷,仿佛人生都没了盼头。连对面金拱门愚蠢的图标今晚都格外好看,阿越君就很难受。于是他安慰自己,就点个外卖,没关系的。

他点开了美团,然而落叶听松的QQ头像恰到好处地弹了出来。

落叶听松:小阿越君又在吃什么好吃的了?

阿越:qnmd我在减肥。

落叶听松:哦?请你摸着你的良心再说一遍。

阿越冷...

突然想起来之前清衣起过一个队名叫落叶听松吃屁
昨天有人说阿越是个屁
emmm这样就细思甚恐了

啊是我记错啦,队名是阿越起的,所以相当于居居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呀嘿嘿嘿

【策藏】桃花何归

写了对不太一样的策藏。
文章有引用,详见文末

00

他本该是巫山过眼的云,是踏雪留痕的鸿,是来去自如的云。芳华美景留不住他,山河浩瀚只会在他身后,不为任何人任何事回首。有人将目光停在他身后,他自在来去,了无牵挂。

叶断声知道他终有一天会走,天地浩荡,总有一处他不曾见过,他怎么会停下来呢。

01

沈川望第一年回来的时候还是个毛头小子。

早春初至,料峭春风吹得他脸颊通红。他前脚刚踏进门就开始咳嗽,咳得如他本人一样惊天动地。叶断声眉头微蹙,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。好一会儿才回转,叶断声给他端了杯热茶,沈川望不等接过就要张嘴:“你真该去看看巴蜀的风景!那......”

“你好聒噪。”叶断声无奈...

©—叶辞归—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