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叶辞归—

我们终将在茫茫天地间相会。

【松越】岁光以赴

我是来奶一口的,想说的话全部都在文里了

希望他们顺利打进线下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“你觉得你的队友落叶听松是个怎么样的人呢?”



“落叶啊……”刚刚还对答如流的孙越突然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了,他习惯性地向右看了一眼,陈骁也和他一样被一堆乱七八糟的主持、采访围着。



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,陈骁突然扭过头来,冲着他笑了笑,露出了点牙齿。



孙越眨眨眼,收回了目光,嘴角不自觉地染了笑意。他说:“是个……很特别的人吧。”



陈骁那边的主持人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眼神交流,顺势追问:“那你觉得阿越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?”



“啊?”陈骁有点惊讶,不知道想起了什么,突然笑了起来,“你这个问题就太突然了,我都没有想过的啊。”他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,“非要说的话……就是一个特别好的人吧。”



清风望月自开赛以来就备受瞩目,艰难打进线下后自然吸引了更多想来了解这个队伍的人,刚巧趁着今天参观比赛场馆,他们就一哄而上,每个队员都采访了一遍。



总算是把采访应付完了,陈骁有点疲惫地甩了甩头,却发现刚刚还在一旁的孙越不见了。他四下看了看,都是些熟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聊天,看了一圈却没有阿越。他想起过来的路上阿越明显的沉默了不少,心里很快有了计量。



阿越君真的让人不省心。



他找到休息室,里面灯没开,房门半开着,向里看,孙越果然缩在沙发里。陈骁走过去,拍了拍他:“缩在这里干嘛?终于觉得太羞愧不好意思面对广大人民群众了吗?”



孙越的肩膀猛地一抽:“我去,吓死了,你走路没声的吗?”



陈骁挨着他坐下:“说正经的。你今天情绪不太对啊,紧张傻了吗?”



孙越出乎意料地没有立刻怼回去,倒是沉默了好一会儿,说:“是啊。”



“不至于吧,好歹也参加过不少比赛了,阿越君什么时候这么不行了。”陈骁摆了个夸张的表情嘲笑他。



孙越没忍住笑:“滚滚滚。”



“振作一点啊,你可是落叶听松的队友。有信心一点。”



大概陈骁这个人真的有这种能力吧,不管多么紧张,他说一句没关系,就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了,稳重又可靠。所以天策这个门派真的太适合陈骁了。孙越没来由地轻松不少:“怎么说……这次比赛毕竟意义不一样。”



陈骁拍了拍他,说:“别想这么多,毕竟你要是撑不下去了,还有我呢,是吧?”



“qnmd我有那么脆弱吗?”



“哦?我怎么记得之前有个人因为输了比赛跑过来跟我哭了一个晚上啊。”


“你懂什么?那是男人的热泪!”



陈骁忍笑挨了他一巴掌。


孙越向后靠了些,换了个舒服的坐姿,两人沉默了一会儿。他说:“其实挺想和你打个策藏的。”



“大概这次真的不行了吧。”




孙越叹了口气:“是呀。”



陈骁说:“没关系兄弟,管他上什么门派,只要我们俩站上去,全都是策藏。”



两个人默契地笑了出来。



“哎,落叶。”阿越突然叫他。



“啊?”



“万一……我是说万一,我们这次比赛提前挂掉了,以后还会不会有机会啊?”不等陈骁回答,他急急地接着说:“反正就怪我运气差吧,每次我队友跟我一起就特别倒霉。虽然是很想……冠军就不敢想了,很像拿个前三吧,但是实现了的话也没办法啊毕竟我……”



“阿越。”陈骁打断了他。



“嗯?……”孙越低着头有点低落。



陈骁把他的头摁到自己肩膀上用力地抱紧:“别再说这种话了。我们还有机会,今年不行的话明年再来,还有下下一年,往后的每一年,只要你想,我一定跟你一起。”



“我……”



“你先听我说完,”陈骁捂住了孙越的嘴巴,“别再说你运气差拖累队友的话了,有我在,我就是你最好的运气。我知道你想赢,谁不是呢,我拿过不少冠军了,不缺这一个,唯一想的就是能和你一起,站在最高峰。我知道特别难,但是总要试一试才知道,别这么早就没信心了。”




孙越的嘴张了又张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心里乱成一团,眼前已经开始模糊了,他努力想挤出一个微笑,鼻子却一阵阵发酸。



你可真没出息。孙越心里嘲笑自己,他想:你何其有幸啊,能够认识陈骁这个人。



陈骁松开阿越,快步走到门口。一向内敛的落叶听松难得真情剖白一次,大概是害羞了吧。



他转过身,指着赛场正中,对孙越说:“我想到那里去,和你一起。”他笑了起来,缓慢而坚定地伸出一只手:“好吗?”




门外灯光洒了他半身,陈骁就站在那里,眼底的光比灯光更璀璨。




人这一生总要有些追逐的东西,这些东西在没有遇到前,你总觉得没有什么是非要不可,安心于一隅也无妨。只有遇到之后,你才会知道,原来真的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事,让你纵然是荆棘遍野,万丈深渊,纵使伤痕累累,头破血流,也要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,去向他靠近。孙越觉得自己找到了。




孙越向陈骁跑了过去,抓住他的手,陈骁借着力道把他拉到自己身边。



孙越说:“好。”




他们并肩踏出门外。







END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还是碎碎念一下吧,记得抽签的时候阿越说自己运气不好,让队友比较倒霉之类的话,具体不太清楚了,真的不希望他这么想啊,阿越特别好,清风望月的每一个人都特别好,祝福他们能够取得一个好的成绩。不管结果怎么样,希望他们不要有太大的压力,尽力而为不留遗憾就够了,他们在我心里永远是最棒的

评论(8)
热度(64)
©—叶辞归—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