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叶辞归—

我们终将在茫茫天地间相会。

【松越】阿越说他打喷嚏是因为落叶想他了

借鉴了我喜欢一位的太太的梗

寤言不寐,愿言则嚏        ——《诗经·邶风·终风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01

在阿越连续打了十个喷嚏之后,落叶听松忍不住了:“兄弟,这是有多少人在骂你啊,还不好好反思一下你的问题。”

“放屁,”阿越抽出一张纸,捏住了鼻子:“我这种人见人爱的五好青年怎么会被人骂?只有只有你这种人才会骂我的好吧。是不是你?”

落叶:“我没有啊!”

阿越一拍桌子:“你看!心虚了吧!老实交代,你说我什么坏话了?”


“我真没有!你又不相信我!”


之后整晚的竞技场,阿越一直在不停地打喷嚏,以至于操作连连失误,竞技场飞了满地鸡毛。


落叶听松感觉很奇怪,说:“你线下的时候不是挺好的吗?怎么回来就变成这样了。”

阿越又抽了张纸:“老毛病了,我也不知道啊。”




02

仔细算一算的话,阿越打喷嚏这个毛病还是认识落叶听松之后才开始的。


阿越翻出了很早时候他和落叶的一些聊天记录:“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”他拖了几页下来:“我那时候话这么多的吗?”


落叶翻了个白眼:“你才发现吗?”


“你那时候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烦啊?又菜又吵还天天缠着你。”


落叶:“没有啊。”



还挺可爱的。落叶小声补充了一句。



“阿嚏。”阿越吸了吸鼻子:“嗯?你刚说什么。”



落叶:“……”



03


“也就是说被人骂的时候会打喷嚏,”阿越仔细回忆道:“我刚开始的时候没这毛病,那时候跟你也不熟,当时我跟你说一晚上话你就回我一两句,还好我脸皮比较厚。”


落叶想,刚开始的时候这个小藏剑特别喜欢来找他,像个小鸡崽子一样,虽然整天叽叽喳喳,但是意外地不让人反感。



“后来我就一直练藏剑,毕竟被人嫌弃菜还是挺不服气的。”



后来他就忍不住留意起这个小藏剑,没日没夜地泡在竞技场,要么就在长安城门口切磋,从被人摁在地上打,到成为别人口中的犀利藏剑,他的进步速度快得惊人。



“之后我们就一直一起打策藏了。”



他曾好奇过真正的默契可以达到什么程度,也渴望有一个心意相通的人,却不曾真正对人放下心防坦诚相待。直到遇见阿越,他忽然发现默契也不一定是长期培养出来,有这样一个人,你们天生契合。


阿越恍然大悟:“原来你嘴上不说,其实心里在骂我呀!怪不得我总是打喷嚏。”


落叶听松一言不发,想了很久,说:“我觉得你是个傻子。”


远在千里之外的阿越君打了个喷嚏。



04



“喂,落叶。”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给你十秒钟的时间,把你家门打开。”


落叶听松踩着拖鞋吧嗒吧嗒跑去打开门。


阿越站在门外,退后一步,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,然后揉了揉鼻子,说:“我好像知道为什么我会一直打喷嚏了。”


落叶把他扯进屋里,问:“为什么?”


“因为好像有个傻子每天都在想我。”阿越笑了出来,“现在我来治病了。”




END




寤言不寐,愿言则嚏 。

意思是说:睡觉醒来难以入睡,我想你那么多,你一定在不停地打喷嚏吧。

所以如果下次你再打喷嚏的话,大概是有个人在不停地思念你吧。










评论(8)
热度(70)
©—叶辞归—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