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叶辞归—

我们终将在茫茫天地间相会。

【松越】阿越骗了落叶四次,最后一次落叶相信了

是糖。有借梗。

大家圈地自萌就好。

第一次给松越产粮,紧张。









阿越君和落叶听松之间有四次朋友间的欺骗。

第一次,阿越说:“我要减肥。”

落叶听松:“哦?这样吗?”

阿越:“你信不信?”

落叶听松诚恳地说:“不信。”

一脸冷漠的阿越君吃了三个晚上的苹果。

失去了美食的夜晚充满孤单寂寞冷,仿佛人生都没了盼头。连对面金拱门愚蠢的图标今晚都格外好看,阿越君就很难受。于是他安慰自己,就点个外卖,没关系的。

他点开了美团,然而落叶听松的QQ头像恰到好处地弹了出来。

落叶听松:小阿越君又在吃什么好吃的了?

阿越:qnmd我在减肥。

落叶听松:哦?请你摸着你的良心再说一遍。

阿越冷静地退出了美团:我要减肥。

此刻他很想给自己来一巴掌,让你乱说话。

落叶听松:其实你也不用刻意减肥的,做一个猪猪也挺好的。

阿越:哦。

他很乖巧地又点开了美团。

一个月后,阿越君惊喜地发现自己又胖了一圈,整个人大概就是个到韩国整容失败后的样子。

阿越:cnm落叶听松,都怪你。

落叶:???



第二次,阿越说:“我要A了。”

落叶听松:“为什么?”

阿越掰着指头:“你看粉丝也这么多了,冠军也拿了,功成名就的少侠是时候退隐江湖了。”

落叶听松:“真的?我怎么不相信。”

阿越:“真的呀。”

于是他在微博发了消息,退掉了游戏。

下午的时候,落叶戳他:来策藏。

阿越:我都A了啊兄弟,不要打扰我好好学习。

落叶:???认真的?

阿越:对啊!

落叶:……那好吧。

落叶听松的头像很快就灰了下去。阿越君有点委屈,这个人怎么一点不着急的?他赌气地没有回落叶消息。结果直到晚上落叶听松都没有一句话。阿越悄悄去了他直播间,这个人,和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藏剑打22???


阿越君更委屈了。落叶听松竟然就这么看着他A了,连句关心都没有。他随手从自己乱七八糟的一堆小号中拖出来一个,把走过不知多少遍的剑三地图又走了一遍。地图很大,他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完,可好像又很小,哪里都有某个人的影子,横枪立马,让他像个追影子的人。

阿越最后回到了天泽楼顶。即使走过多年,剑三变了这么多,身边的人也兜兜转转走了又来,他还是最喜欢藏剑山庄,大概从他选择了藏剑的那一天起,就把自己埋在了这里。

上了楼顶他才发现那里还站着一个天策。看见他上来了,天策跳到他身边点他切磋。

阿越把视角拉近了些,在心底噫了一声,好丑的天策。他好像知道这是谁了。

两分钟后他躺在地上,心里有点郁闷。

「老将军」悄悄对你说:好玩吗?

你悄悄对「老将军」说:不好玩。

「老将军」悄悄对你说:回来吗?


阿越君想了想:好丢脸哦。

次日,粉丝们尚且沉浸在阿越君突然辞别的悲伤中。落叶听松的直播间一片凄凄惨惨戚戚。落叶听松说是在等队友,无聊地操纵着他的老天策跳来跳去。

迷妹:qaq

队友:好了我来了,排吧排吧。

迷妹:???这个声音怎么迷之像某居??

队友:看看对面配置……哇策藏,兄弟,怎么说?

迷妹喜极而泣:这是谁!!这个人是谁!!

阿越面对满屏哀嚎面不改色:“这一把,落叶你上。去吧,我相信你!”

迷妹:居居这是A到松哥直播间了吗?

阿越:什么阿越君A了吗?我怎么不知道?

迷妹:???

半夜阿越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越想越不爽,这个落叶听松好像从一开始就拿准了他不会走,所以一直有恃无恐。于是他打了个电话过去:“你不怕我真走了啊?”

落叶大概已经睡着了,声音里带了些鼻音。老将军笑得很得意:“你会吗?”

阿越思索了一下,冷漠地挂了电话。



第三次。落叶问他:“你真的没问题吗?我怎么听你声音有点奇怪?”


阿越飞快地反驳:“没有你听错了。”

落叶听松没有理他。

阿越君有点方张,于是他补了一句:“可能是我换了个麦还没有调好,所以听起来有点奇怪。”

落叶:“哦。”

阿越君更方了。

他这几天过度修仙,白天也没休息休息,一不小心就感冒了。感冒这种小病阿越君从来不放在心上,然而落叶听松总能揪住他逼逼叨很久。最重要的是落叶会禁止他修仙。

落叶:“生病了还要修仙真以为自己是神仙了?快去休息。”

阿越君试图反驳:“你这就是老年人的思维了。我们年轻人是不会惧怕这种小病的。”

落叶:可以,只要你上线我就加你仇杀,打到你爬不起来。

阿越君委屈,被迫提前体验老年生活。

还好这次他学聪明了点,没有告诉老将军,反正这人也看不见。

“落叶,待会还打22吗?”

“落叶?诶,人呢?”

阿越切回游戏看了看,老将军的号还停在原地做着待机动作,估计离开有一会儿了。

阿越君有种不好的预感,于是他听到了敲门声。阿越心想:不会吧,老将军应该在千里之外啊。

门外:“阿越,开门。”

阿越君一脸懵逼。

落叶:“快点,不然我撬锁了。”

阿越怂了:“别啊兄弟。”

他打开门,老将军站在门外,莫名的沧桑,阿越默默咽下了对老将军头发的吐槽,这么乱糟糟的不像落叶听松的风格啊,老将军可宝贝他那一撮毛了,整天摸来摸去一脸陶醉。

“惊喜吗?”

阿越心虚地点点头。

“我几天前就过来了,本来想过几天给你个惊喜的,看起来好像不用了。”

阿越:“嗯………”

这就是你这几天迷之亢奋的理由吗。

落叶:“你堵着门干嘛,不想让我进来吗?”

阿越急急退了几步。

落叶:“怎么不说话了?平时不是话很多吗?”

阿越:“不是……兄弟你这……我……”

落叶:“嗯?”

阿越很难受。

“你怎么过来了啊!”

老将军理直气壮:“监督你睡觉。”

阿越:“真的就是个小感冒啊,很快就好的。”

落叶:“那也不行。”

最终阿越君还是在落叶听松的威逼利诱下不情不愿地爬上床:“我睡觉,你干嘛?”

落叶听松一脸理所当然:“感冒的又不是我。”

于是他被甩了一脸枕头。

老将军很得意。

不过宠猪高手落叶听松毕竟还是不忍心,他踢了踢猪腿:“往里去,我也要睡。”

阿越君用被子蒙住头,声音闷闷地:“沙发。”

“哦?你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?”

“反正你也没拿自己当个外人。”

落叶:好气哦,自己挖的坑还得自己跳。

老将军好半天没有动静,阿越悄悄咪咪地把被子扯开一条缝,老将军委屈巴巴地看着他。

阿越冷漠地把头塞回被子,哼唧了几声,磨磨蹭蹭地让出了一个位子。

老将军心里偷笑:这个人在别扭些什么。

一张床上挤两个人还是有点勉强,阿越迷迷糊糊睡着了几次又被闷醒了,他伸手扯了扯被角想喘口气,被落叶一巴掌拍了回去。

阿越吓了一跳:“你怎么还没睡。”

落叶坦诚:“失眠啊。”

小阿越君突然有点愧疚,他都忘记落叶听松失眠了好久了,连自己都睡不着,更别说这个人。

“那我出去睡吧。”

落叶又一把摁住猪:“我去。”

“要不要我陪你说会儿话。”

“那不得越说越兴奋了。你乖巧一点,不要乱动。”

“哎落叶。”阿越突然叫住他。

“啊?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骗你的?”

落叶很鄙夷:“你说第一句话我就知道你在瞎扯。”




第四次,没有直播的阿越居居潜伏在落叶听松的直播间,寂寞的老将军寂寞地单排。

阿越打了一串字:主播能跟你约策藏吗?

立刻被弹幕尖叫着刷了起来。

落叶QQ上戳他:你看他们都说我们是一对。

阿越:没关系啊,反正我又不是真的喜欢你。

直播间里刚刚还很兴奋的落叶听松突然就没了声音,犀利的老将军连连失误,眼看着稳赢的一把竟然输了。

落叶过了好久才回复:这样吗。

落叶听松早早下播,yy没人,QQ离线,连电话都不接。

阿越戳他:落叶

阿越:落叶听松!

阿越:葱~

阿越:别啊将军。

好像玩大了。阿越君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。

之前骗你这么多次你一眼就发现了,怎么这次看不出来了?落叶听松你是个傻子吗?我这么喜欢你你真的看不出来吗?

阿越:别不理我啊。我骗你的。

阿越:我可喜欢你了。

落叶听松的头像突然亮了起来。

阿越:你窥频。无耻。

落叶:你骗我。无耻。

落叶:我也可喜欢你了。

阿越君只骗过落叶四次,只有最后一次,落叶相信了,不过,那是假的。


END

阿越:你之前那一定是巧合,要不然我骗你最明显的那一次你怎么会看不出来。

落叶:就……很不自信啊,万一是真的呢。

阿越:傻子。

落叶:没关系,只会有这一次。

评论(17)
热度(253)
©—叶辞归— | Powered by LOFTER